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澳新频道 >

旅居香港22年:一位澳大利亚人的中国情缘

2021-01-12 03:54 浏览:

新华社香港1月10日电 题:旅居香港22年:一位澳大利亚人的中国情缘

新华社记者方栋 仇博 王申

他是一名在香港生活了22年的澳大利亚人。

他高大健硕、声音洪亮,他的香港太太身材娇小、性格内敛。他喝咖啡、吃袋鼠肉,却也煎中药调理身体。他习惯说英语,但结交的中国朋友却比外国朋友更多。他的很多亲人都在澳大利亚,但到中国内地却比回祖国还频繁。

他说,自己越来越像中国人而非西方人。“学贯中西”之后,他想做一名文化使者,促进中国和世界的交流。

他是丹尼尔·斯祖克,但更喜欢别人叫他的中文名字:宋启锋。

香港是我第二家乡

1995年,宋启锋第一次来香港旅行就喜欢上了这里。

相较于故乡悠闲舒适的田园牧歌式生活,香港高高耸立的楼宇、步伐矫健的上班族、紧张又充满活力的空气,让年轻的宋启锋感觉这才是他心之所属的地方。

“兴奋紧张、生机勃勃,让我感觉眼前一亮!”这就是香港给他的第一印象,“我马上意识到香港能给我提供无限的可能性,能开启自己的事业、结识更多的朋友、了解多元文化。如此的多样性和机遇在澳大利亚并不常见。”

1999年初,他正式开始了在香港的旅居生活。那时,香港回归刚刚过去一年多,仍有人对“东方之珠”的未来发展心存疑虑。

然而,宋启锋却没有丝毫担心。

“当时我对香港回归前后的背景了解并不多,但我在香港看到了机会和可能。”宋启锋说。

宋启锋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。22年来,他亲眼见证了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并取得了更大的发展成就。

这期间,他不仅在咨询和培训行业开创了自己的事业,还重逢了在墨尔本读大学时的香港女同学,并和她相爱、结婚。香港对他而言已经从“他乡”变成了“第二家乡”。

出于对香港的真挚感情,宋启锋对“修例风波”中的暴力乱象深感痛心,对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社会重新恢复和平与秩序,由衷地感到高兴。

“在香港国安法实施那天,我心里几乎立即获得了平静和宽慰,我不再感到无助,不再为‘揽炒’而担惊受怕。”他说,“墙上那些含有煽动言论的涂鸦被清理掉,暴力和破坏活动几乎绝迹了。一切都过去了,那个安全稳定的香港又回来了。人们终于找回了久违的安全感,可以重新享受生活了。”